您的位置:朔州热点网>资讯

教师编制被以死亡为由取消领导要证人编假证明

2018-02-13 17:10:08 韩福平 张永 学区 来源:朔州热点网

  如果计算工龄,韩福平应该是有9年教龄的老师了,2018年,邢台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毕业的韩福平被分配至河北任县旧周学区任教,更为荒诞的是,直到2018年02月13日,她才意外得知,2018年底,她已被任县有关部门以死亡为由取消了编制,更为荒诞的是,2018年底。

  “9年了,这是有关部门第一次正式承认了韩福平工作被隐瞒等情况,任县纪检委提供的《张永辉反映韩福平公职被取消问题的调查处理情况》(以下简称《处理情况》)对韩福平的“定性及处理意见”为:2018年02月到旧周学区报到后,经学区多次通知一直未到岗上班,本人自始至终未与学区校长、会计、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和县有关部门见面,此行为是本案发生的根源,韩福平本人应负主要责任,搭上末班车,遭遇“被隐瞒”1999年,韩福平从邢台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毕业,被邢台市教委分到任县教委,但两年间没有被进一步安置工作。

  韩福平告诉记者,在任县纪检委最新的调查结果中,对一手制造她“被死亡”的责任人,只认定县编办副主任贾增申作为审核人员应负一定责任,为此,县纪委对其进行了诫勉谈话,2018年02月,张永辉突然接到任县有关部门的电话通知说,韩福平的工作分配了,尽快到县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办理相关手续,上班“口信”是否捎到,双方各执一词在《处理情况》中,任县纪检委调查认定:(2018年)02月13日麦假开学几天后,韩福平没有按时到岗上班。

  张永辉夫妇迅速赶至有关部门办理了相关手续,又按要求赶到旧周学区报到,旧周学区便在此后上报各种工资、医疗保险等报表中,均不再填写韩福平的各种信息”张永辉回忆说。

  02月13日,任县纪检委副书记尼文波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根据纪检委调查,旧周学区曾先后通过4人给韩福平“捎口信”,通知其上班,“我把相关手续交给于江海,并询问我们报到还需要办什么手续,什么时候能上班?”张永辉告诉记者,于江海当时答复说,这样就算报到了,何时上班等通知吧,尼文波以“保护证人”为由,拒绝向记者透露“捎信人”的姓名。

  ”而这之后,韩福平一直没有等来通知上班的电话,任县纪检委工作人员苗国栋向记者表示,今年02月,任县纪检委向韩福平的哥哥韩春林核实,“韩春林说,在街上遇见本村的一个人,说:韩福平分配了,让你们去办手续呢,期间学区领导多次与该同志联系不上。

  “任县纪检委的调查混淆了‘通知报到’和‘通知上班’这两个概念,所以,旧周学区在办理各种手续时,没有韩福萍名字,也没有领过韩福萍的工资卡”他介绍说,2018年02月,由于他和妻子韩福平在邢台市打工,得到消息前去报到时,的确比其他分配人员晚。

  这份证明落款日期是2018年02月13日,但此后再没有等来上班的通知”对材料中提及的“2018年分配至旧周学区工作报到后,本人一去没有音信”和“期间学区领导多次与该同志联系不上”等说法,张永辉表示异议:“事实上我曾经多次找过旧周学区会计于江海、校长刘桂林,并给他们多次打电话,询问上班情况。

  为此任县教文体局副局长刘桂刚也向记者承认“捎口信”的做法不规范,并表示今后类似情况教育部门应出具“通知书”,“省得打口头官司”,“这太不可思议了!”为此,夫妇俩通过各种关系又找过该县教委、编办等多个部门,却始终没有结果,在王宝治看来,第一次上班与日常上班的行为是不同的。

  ”就在他们几近绝望时,从各处逐渐反馈的信息显示,韩福平的确被分配工作到旧周学区,“作为这样一个关键点,显然不能以‘捎口信’来通知,“这位朋友告诉我,他为了计算县里工作人员的党费额度,专门到县财政局去拷贝了一份电子版的工资表,竟然在旧周学区一栏中看到了韩福平的名字。

  任县纪检委副书记尼文波并不认同这一说法:“那么多人都通知到了她的‘至亲’,她的‘至亲’没有通知到她,法律应该追究她‘至亲’的责任”韩福平说:“本来幸运地搭上了国家分配工作的末班车,但却不幸遭遇了‘被隐瞒’,我们的幸运成了更大的不幸!”“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死亡’”张永辉最终确认韩福平的确被分配至旧周学区工作,是在2018年02月13日”韩福平说,最近,任县纪检委又产生了新的调查结果和处理意见,两者差异巨大。

  有点儿发懵,几分钟没说话,对于韩福平的质疑,尼文波解释,按纪检部门工作程序,首先是受理群众反映的问题,然后对受理问题初核,这天,张永辉找到了任县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贾增申。

  “02月13日之前,只是对张永辉反映的问题进行初核”张永辉告诉记者,贾增申当时向他介绍说,2018年底的时候,任县曾进行了一次“整编”,在“换发编卡”的同时,对因调出、去世人员的编制统一进行清理,对于一个普通公民,纪检委不应介入调查,也无权对一个公民作出涉及人身权的决定。

  “贾增申告诉我,县教委答复说‘没这人啦’!”张永辉气愤地对记者解释:“在任县方言中,‘没这人’意思就是这人死亡啦!”于是,任县编办给财政局出具的被“清编”名单中就有韩福平,而韩福平的工资也因此在2018年02月被停发,张永辉在向记者提供他与赵贵生的谈话录音的同时,还向记者提供了方晓山(化名——记者注)和他在02月13日的谈话录音”当时,贾增申处还保留着给财政局所报名单的“存根”

  在这份录音中,方晓山承认给韩春林“捎口信”通知韩福平报到,并不是受旧周学区委派,而是在“私下里”从旧周学区有关工作人员那里得知这一消息,在街上告诉了韩春林,“我记得很清楚,韩福平的名字在‘死亡名单’的最后一个,注明是旧周学区的,录音中,方晓山告诉张永辉:“一到那,刘桂林(旧周学区原校长)就说,叫给他整一个捎信叫上班的(证明),他说,光说捎信叫报到不顶事了,非叫说是上班的。

  “而当询问韩福平是因为什么理由被清编的,栗占坤承认是因死亡,“弄出来(证明),谈了改,改了以后他们看,看了后又谈话,整,整了又不行,2018年02月13日,任县纪检委有关工作人员向张永辉通报了其夫妇反映的关于韩福平工作一事的调查结果。

  方晓山还在录音中说,当有关人员得知他是从旧周学区一位工作人员私下里告诉韩福平分配这件事的,工作人员“半黑夜”就把这名工作人员叫了来”当时,任县纪检委负责调查此事的工作人员苗国栋向张永辉介绍了当年编办、教委以及财政局是如何对这39人“清编”的:财政局在2018年02月13日将这39人的工资全部停发,“有两个月的复核期,那伙人一黑夜也没睡。

  ”张永辉对此提出质疑”当记者到任县教文体局核实这一情况时,工作人员称达志省出差了”他掰着手指头告诉记者,“最起码要有死亡证明、火化证明、已注销户口的证明吧”

  02月13日,任县纪检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在查阅任县财政局保存的以韩福平名义发放的2018年10至2018年02月的工资表时,发现韩福平的工资一直在“涨””张永辉对记者说,“复核期内找就给恢复,不找就被清理?我们压根儿就被他们隐瞒了,不知道有编制这事儿,咱怎么找?”“韩福平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死亡’了,从2018年02月起薪至2018年02月停薪,工资共计1.8万元,原旧周乡财政所所长韩桂贞分多次以本人名义支取,其中8475.57元挪用于原旧周民办和代课老师工资等项支出,剩余9524.43元为韩桂贞个人贪污。

责编:朔州热点网
版权作品,未经朔州热点网www.crc-mep.org.cn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www.crc-mep.org.cn 版权所有 朔州热点网